katrinanlio

【红海行动】医疗兵举起了扳手(下)

哈哈哈哈哈哈憋笑憋得我肺疼 后面就笑不出来了(正经脸)

盐酸哌替啶溶液:

【红海行动】医疗兵举起了扳手


今天也很想打死陆琛呢,算了再忍忍吧。  ——题记


 


《红海行动》全员向,战前时间轴,蛟龙一队的狙击手是罗星


CP向是后勤组,微星懂,微机枪组


深井冰放弃治疗预警,有私设预警




上篇戳这里




22


春天是象征着播种、耕耘与希望的季节。


然而仅仅是象征而已。


八一联欢活动通知被送到队里的那一天,杨锐正蹲在食堂后面,盯着自己光秃秃的菜地愣神。他觉得物候学在此失去了它所应有的科学价值,反正这里的荒芜,四季如一。


“怎么个意思?”


徐宏眨了眨眼,言简意赅:“每个队出一个人,参加大合唱的排练。”


“哦,你让陆琛去。”杨锐大手一挥,决定得理所当然。


“连着三年了,每年都强迫他去,是不是不太好。”


听得出自己副手语气中的担忧,杨锐没有说话,狭小的眼睛里写满了“徐宏你真善良”。


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发了好人卡的副队长摸了摸鼻子:“要不还是抓阄吧?”


想着八分之一就是百分之十二点五,杨锐点了点头。


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心虚感。


 


23


那个时候,杨锐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“假签”的东西,也不知道爱兵如子的自己已经因为电饭煲事件被自家医疗兵针对了。


面对着白纸黑字的“中”,杨锐只道是自己的命运之树往下掉了个椰子,收拾了小马扎,耷拉着耳朵,去小会议室开动员会。


政委抱着他的老干部搪瓷杯坐在主位上:“每年都唱军歌,今年换换吧。”


象征性地叮嘱了几句希望大家按时参加排练,不要缺席,争取为临沂舰争光添彩,不要接着拿第四次倒数第一之后,高云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,低着头用中性笔往工作手册上画圈圈:“政委有什么好的建议?”


“唱点儿文艺的,要不就我年轻时候喜欢的那首《兰花草》。”


杨锐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,但一时也想不起来具体是哪首,不过既然是政委年轻时候喜欢听的歌,该有些年头,不会太难唱。


他就这样漫无边际地想着,直到歌曲的歌词被投影在了会议室的大屏幕上:


我从山中来,带着兰花草。


种在小院中,希望花开早。


一日看三回,看的花时过。


兰花却依然,苞也无一个。


转眼秋天到,移兰入暖房。


朝朝频顾惜,夜夜不相忘。


期盼春花开,能将宿愿偿。


满庭花处处,添得许多香。


 


24


杨锐真情实感地老泪纵横。


 


25


这个故事的结局是庄羽在得知了今年唱《兰花草》后,抱着被子在下铺笑得滚来滚去。


陆琛一边帮他刷着游戏排行榜,一边摆出一副李懂式的不屑表情:“那天我去政委办公室交材料,就听见政委跟舰长说打算唱这首歌,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陷害队长?”


连一向洁身自好不跟着他们闹的石头都向陆琛竖起了大拇指。


而杨锐就是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找徐宏的。


 


26


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结局是杨锐宣布放弃对陆琛的饲养权。


 


27


这一年的秋天来得格外早,气温也降得格外快,不过刚入九月,队里却已经换了春秋常服。


医疗兵们最近有感控培训,在晚间操课后又加了讲座,在将近夜里十一点的时候,宿舍门被陆琛一脚踹开:“诶呦我去,冻死哀家了。”


正在和李懂讨论夜间移动靶射击心得的罗星翻了个白眼。


陆琛最近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,自称总是“朕”来“朕”去,要不是朝夕相处知道他规规矩矩的日常作息,徐宏简直要怀疑他是不是看什么清宫穿越剧走火入魔了。


“不是‘朕’吗?怎么突然冻成‘哀家’了?”


庄羽点头附和:“对啊,再怎么也应该是把‘朕’冻成‘先皇’比较合理?”


扫了一眼对面床上的罗星,陆琛冷笑一声。


“冻成‘哀家’怎么了?只要别冻成‘咱家’一切好说。”


吓得罗星下意识地就要去捂李懂的耳朵。


 


28


结果全宿舍唯一一个没听懂的是张天德。


 


29


反常的天气带来肆虐的流感。


就在陆琛他们感控培训结束后不到两个礼拜,蛟龙突击队中开始陆续有人被感冒发热击倒。尽管大家本着轻伤不下火线的原则继续坚持训练,但身体到底是革命的本钱,再怎么样不能血本无归。


于是发烧三十九度六的庄羽被扭送到了医务室。


基地里所有的卫生员都被动员起来接诊、发药、值班和对营区进行消毒,其中自然也包括陆琛他们这些协同作战的医护兵,于是陆大夫扛着他的铺盖卷在卫生队储藏室打了个地铺,扔下枪拿起体温计开始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战斗。


——披上白大褂还是挺人模狗样的。


这是庄羽昏睡过去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。


 


30


热。


淋漓的汗水顺着眉骨滑下来,积蓄在浅浅的眼窝中,有些刺痛。


庄羽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的蒸汽机,呼哧呼哧向外喷薄着热气。血管因热扩张,于是血液流动的速度加快,他几乎能听到耳朵里那些毛细血管贲张澎湃的响动,像是这个季节向着圆月奋进的钱塘江潮。


一只冰凉而带有薄茧的手在他躁动的颈动脉处按了按,带着好闻的酒精气息,然后额角鬓间的汗水被温热的毛巾拭去,有沾水的棉签舔舐上干燥起皮的嘴唇。


“烧成这样才知道自己病了,真是个笨蛋。”


耳边那个熟悉的声音少了些跳脱,深沉而嘶哑,大约也是很久没有进食喝水了,“不过都说笨蛋是不会感冒的诶,你这样真的是,很不科学。”


——哈,都是哪里听来的谬论?


庄羽混沌的脑子没有完全跟上陆琛的思路。


他听到远处有人在喊陆琛的名字,大概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让他回搭把手,于是身边的人叹了口气,动手帮他掖好被子,幽幽地说完了后半句话。


“那大概,你是个假冒伪劣的笨蛋吧。”


 


31


陆琛是在这场来势汹汹的流感宣布战败之时被放倒的。


像无数先进事迹中写的那样,陆大夫一心扑在与流感的抗争工作上,废寝忘食,不眠不休,终于在连续工作了七十二个小时之后,眼前一黑。


是前来视察慰问的高云站在他对面:“辛苦了。”


立正站好的医疗兵举起了听诊器:“为人民服务!”


然后他就在舰长和政委赞许的目光中,一步三晃地栽下去了。


众人大惊失色手忙脚乱,把人事不省的陆琛抬到隔离间平放在床上,白大褂一解口罩一摘,衬衣扣子拽开体温计塞进去,五分钟后拿出来一看:三十六度三。


 


32


医务室中众人面面相觑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死一样的寂静。


最后还是政委做了总结性发言:“……所以他是困了?”


 


33


陆琛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。


他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时分,蛟龙一队结束了一天的训练,在队长杨锐的带领下集体来医务室看他。本就狭小的医务室呼啦啦啦围了好几圈人,吓得才睡醒的陆琛几乎以为自己经历了一翻惊心动魄的战斗,刚刚从鬼门关爬回来。


“舍得醒了?你小子还挺能睡。”


一边挠头一边白了罗星一眼,陆琛打了个哈欠,“今天是几号啊,副队?”


徐宏看了一眼手表:“十月十七。”


垂死病中惊坐起,陆琛的动作猛烈到吓得旁边的庄羽赶紧伸手去扶,“陆琛你慢点!”


“卧槽我睡了这么久!我医疗箱呢!”


看着自家医护兵一起来就满世界找他治病救人的装备,杨锐的内心油然而生一种带着自豪的感动,“陆琛你躺着,没事儿了,别瞎着急啊。”


“你们没人动我医疗箱吧?”


蛟龙一队七脸茫然摇头.gif


一把推开床边的庄羽,陆琛以闪电一般的速度跳下行军床,汲着拖鞋就跑出去找值班的卫生员,再三确认了没人动过他的医疗箱,才松了口气溜达回来坐下。


“罗星,我要吃苹果。”


罗星比了个中指:“滚吧你,你医疗箱怎么了?”


“我跟你们说,没事儿别从我医疗箱里自己拿药啊,标签上写的和瓶子里装的不是一种,乱拿吃掉了要出人命的。”


拿着小匕首帮陆琛削苹果皮的庄羽手一抖,“什么不一样?”


“就比如说标着硝酸甘油的,实际上是普萘洛尔;标着普萘洛尔的,实际上是硝酸甘油。我这不是怕以后万一,这箱子落敌人手里了,还能当生化武器杀敌呢不是?”


“所以瓶子上写着速效救心丸的?”


“实际是泻立停。”


“那泻立停的瓶子里是?”


“双醋苯啶。”


“那速效救心丸你装哪儿了?”


“在维C银翘片里。”


于是杨锐倒吸了一口冷气:“徐宏,你从哪里给我找的头孢克肟!”


 


34


这个故事的结局是蛟龙八分之七队开始反思陆琛为什么还没被打死。


 


35


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结局是庄羽写了一个小游戏,叫《是男人就打陆琛一百次》。


游戏规则很简单,操作也很简单:在一个九乘九的方格内,不停地有陆琛的头像在随机位置以随机频率冒出来,手指在触屏上进行点击,打中一次记一分,漏击一次扣一分,按照拿到一百分的用时,从短到长排英雄榜——类似一个定制版的打地鼠。


为了提供更好的游戏体验,庄羽给小游戏加了音效,每一次陆琛的头像冒出来,都会喊一个队友的名字,原声录制,还原度一级棒。


一时之间风靡整个蛟龙突击队。


杨锐也没能抵住诱惑,尽管他很努力地想保全队长的尊严,但还是忍不住在睡前打开了游戏。于是夜深人静,万籁俱寂,亮亮的屏幕上只有陆琛那张欠揍的大脸不断闪现:


“罗星!”


“李懂!”


“庄羽!”


“队长!”


“石头!”


“罗星!”


“徐宏!”


“李懂!”


“莉姐!”


“徐宏!”


“罗星!”


“徐宏!”


“徐宏!”


 


36


杨锐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突然很生气。


他觉得“徐宏”难道也是你们可以随便叫的?


你们一个两个小兔崽子应该乖乖喊徐宏“副队”。


哼。


 


37


于是庄羽改进了这个游戏,出了《是男人就打陆琛一百次2.0》。


这一个版本增加了游戏难度,念“徐宏”的时候屏幕上闪现的是杨锐的脸,打到一次扣十分,在积分为负数时自动Game Over。


连着死了十次的张天德自尊心严重受挫,他觉得这都是庄羽的错。


于是他非常生气地找到陆琛控诉:“陆琛你知道吗?庄羽写了个游戏,专门打你。”


医疗兵眨了眨眼:“有这种事?”


机枪手义愤填膺:“我跟你说!打到队长还要扣分!真的是太不人道了!我连着死了十次!都是庄羽的错!”


“是的,真是太过分了!”医疗兵也跟着义愤填膺,“所以呢?你有什么计划?”


机枪手一拍床板:“我们去跟队长举报他!”


 


38


这个故事的结局是张天德拉了三天肚子,没人知道吃坏了什么。


 


39


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结局是,罗星被佟莉从游戏的榜首挤了下来。


是男人就打陆琛一百次,罗星盯着游戏名称看了看,觉得没毛病。


 


40


所以陆琛为什么还没被蛟龙一队打死呢?


大概是蛟龙一队的每个人都在争夺致命一击的机会。


比如,有一次顾顺都举起了狙,结果被罗星按趴下暴打了一顿:“放开那个陆琛让我来!”


顾顺说:“就不!”


于是他俩率先打成一团,陆琛趁乱逃命。


再比如,李懂连麻袋都举起来了,结果被佟莉来了个过肩摔:“打死陆琛的机会不能让给你!”


陆琛再次趁乱逃命。


还有一次,杨锐把陆琛摁在了地上,兴奋得不能自已,高声喊了七遍徐宏,想让爆破手帮他拍照留念,结果庄羽正在调试设备,徐宏没有收到召唤。


所以蛟龙一队的内部一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。


但无论如何,打死陆琛的名额不能落在外人手里。


 


41


今天的陆琛依然没有被打死。


 


【END】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一个慎入的尾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完全可以不看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说真的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42


陆琛退役离开基地的那天,是杨锐和徐宏去送的。


九月的阳光下,陆琛穿着一件干净整齐的海魂衫,眉间额上带着一层细汗,在基地外车站旁咋咋呼呼地向曾经的队长和副队长挥手,“就到这儿吧,我走啦!”


从徐宏的手中接过自己的迷彩背包,他再一次回头,看了看基地那白漆的大门,“嗨,其实我知道,你们一直想打死我,不过我这一走,就没机会啦。”


“放心,打死你的名额,一定是咱们蛟龙一队的。”


“嗯,放假了,我们就相约去揍你。”


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既然都看了,就继续往下看吧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43


这一年的海军纪念日,蛟龙突击队举办了面向老兵的基地开放活动。


正是午饭点,基地食堂熙熙攘攘,无数在功臣路的连廊里见过的面孔,在此谈笑风生。一个刚加入蛟龙突击队三个月的小战士终于找到了一个座位,一屁股坐下,刚准备吃饭,就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拍。


他看到一个只有右臂的前辈笑得十分真诚:“小伙子,能不能换个座儿,我想跟我这三个老战友坐一桌。”


 


44


挨着徐宏坐下的陆琛被佟莉提溜着衣服领子,从椅子上提了起来。


“起来,这是我的地盘!”


这就十分委屈了。


他委屈地看着佟莉向旁边招了招手:“来来来!星哥!坐这边!”


他又委屈地看着罗星摇着轮椅,占据了刚刚自己换来的位置。


 


45


陆琛茫然四顾。


 


46


他环视了一圈食堂,突然又开心了起来:“哟!二鸟!我坐你边儿上啊!”


顾顺默默掏出一个搓衣板:“你坐这个。”


“你从哪里搞来的搓衣板?”


“专门给你带的,我就知道今天食堂坐不下。”


 


47


君子报仇,三十年不晚。


狙击手最擅长的就是等待合适的时机。


一击必杀。


 


48


今天的陆琛死于群殴。


 


【真的END】






本篇再次致谢


梗源 @木头上的猪   @-槐夏-   @声声不慢。 


感谢大鸽子 @温不鸽 不懈的催文及脑洞完善


杜不举爱你们,啵叽

每次看这图我都会下意识地扭头闭眼叹气。唉。王彦霖啊王彦霖,让我又爱又可惜。

清沙:

罗星,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,我现在真的无法直面你作为狙击手的形象
我这几天有事没事就忍不住把铁门槛的视频翻出来再看一遍

【红海行动】医疗兵举起了扳手(上)

这是我心中的陆琛

盐酸哌替啶溶液:

【红海行动】医疗兵举起了扳手


今天也很想打死陆琛呢,算了再忍忍吧。  ——题记


 


《红海行动》全员向,战前时间轴,蛟龙一队的狙击手是罗星


CP向是后勤组,微星懂


深井冰放弃治疗预警,有私设预警,有隔壁湄公河剧组友情客串


 


1


庄羽来蛟龙一队报到那天,是陆琛去接的兵。


九月的阳光下,小军医穿着一身干净整齐的作训服,眉间额上带着一层细汗,在基地外车站旁咋咋呼呼地向新来的通讯兵挥手,“庄羽是吗?这儿!这儿!”


他将对方的迷彩背包往肩上一扛,自觉自愿地干起了义务解说,“我叫陆琛,陆地的陆,王字旁那个琛,是队里的医护兵。我带你从功臣路走过去,先去机关楼找政委,然后再过训练场去宿舍,顺便看看食堂和军人服务社。诶我跟你讲,这片小树林后面那靶场,是狙击大队的地界儿,没事儿你可千万别去招惹他们那帮人,一个两个的,主狙副狙出双入对不说,还天天扬言要拿88狙打爆我的头。”


刚刚结束移动靶训练获准休息的罗星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喷嚏。


李懂在旁边一个激灵,又迅速将自己的呼吸重新调回了罗星的频率。


许是被小太阳一样的医护兵暖到,小通讯兵拖着自己的行李箱,哒哒哒往前跑了几步,黑亮黑亮的眼睛像是焦糖冰淇淋中的巧克力豆,“谢谢陆哥,包我自己来背就行。”


陆琛驱动着结实的肱二头肌把手一挥:“没事儿没事儿,你这包跟装备比起来,不算什么。”


 


2


后来陆琛知道了通讯兵的负重是他们的两倍。


 


3


待到晚上队员到齐,做自我介绍的时候,庄羽才知道自己的年龄在全队排倒数第二,还有一个观察员比自己小六岁,于是他没来由地生出了一种当哥哥的自豪。


杨锐在主持了欢迎仪式之后就把自己插着兜晃悠走,去喂基地里那几只流浪猫了。才领到军需的庄羽还有些行李要收拾,于是陆琛脱了作训服外套,摩拳擦掌地说要帮他铺床。


再次认认真真地道谢说谢谢陆哥,小通讯兵并没有注意到李懂那不屑的眼神。


“对了!陆琛!”


陆琛才把崭新的被罩抖开,坐在上铺一边晃腿一边翻看《实用弹道计算指南》的李懂突然打了个响指,“阳台上晾衣服的绳子有点脱了,我今天去要了新的麻绳,什么时候……”


陆琛答应得很爽快,手下的动作却也没见停:“好,我一会儿去绑。”


“陆琛,你先忙你的。”刚从洗衣房回来的徐宏把盆往床底下一搁,顺手将睡在自己上铺的机枪手拍了起来,“石头,拿上手电来给我打个光。”


“来了。”


蛟龙一队的集体宿舍中依然弥漫着一股温馨祥和的气氛。


虽然庄羽觉得李懂对比他大八岁的陆琛直呼其名有点不太礼貌。


 


4


一个礼拜之后,庄羽觉得李懂是对的。


 


5


事情的起因是罗星和庄羽打赌:陆琛要不要脸。


回想起从自己来到队里,陆琛对自己照顾的种种,小通讯兵脖子一梗:“陆哥很贴心的,一直带我熟悉队里,你怎么能说他不要脸。”


罗星叹了口气:“不信你去跟他说咱俩打赌的事儿看看?”


于是中午吃完饭解散之后,庄羽在军人服务社找到了采购卫生纸和洗发水的陆琛。


“陆哥,我和罗星哥打赌,赌你要不要脸,输了的要给赢了的洗一周的袜子。”


打开冷藏柜摸冰棍的陆琛倒吸了一口冷气:“你不会赌的是我要脸吧?”


庄羽也跟着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
“不过没事儿,输了就输了,”从冰柜里摸出一根冰棍扔给庄羽,陆琛耸了耸肩膀,“罗星他一周就穿一双袜子。”


 


6


庄羽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:“那会不会……腌手?”


陆琛刷卡结账:“这也没事儿,你从我医疗包里摸双丁腈手套拿去用就行了。”


“陆哥,”幽幽地叹了口气,庄羽撕开了冰棍的包装纸,“我的意思是,你要是稍微表现得要点儿脸,现在就不是我来找你借手套了。”


盯着舔冰棍的庄羽看了一会儿,陆琛眨了眨眼睛:“庄羽,难道你的袜子也腌手?”


暴躁的庄羽:不是!我天天换洗!陆哥你跟我上下铺你还不知道吗?


困惑的陆琛:所以你天天换洗还腌手?


有气无力的庄羽:不是……它不腌手……


依旧困惑的陆琛:不腌手罗星为什么要找我借手套?


彻底放弃治疗的庄羽:我的意思是,陆哥你可以帮我把赌约赢回来嘛。


终于恍然大悟的陆琛:哦,你是说,我要点儿脸,你就赢了?


 


7


于是庄羽目瞪口呆地看着陆琛从柜子里拿出一叠稿纸,写了一张声明贴在宿舍的玻璃上。


声明


我是一个要脸的人。


陆琛


 


8


故事的结局是庄羽要帮罗星洗一周的袜子。


为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战果,罗星决定每天换三双袜子。


长痛不如短痛,庄羽决定一次性洗一盆。


于是到了周三的时候,李懂就找不到自己用来换洗的干净袜子了。


 


9


故事的另一个结局是庄羽从此拒绝喊陆琛“陆哥”。


 


10


这一年元旦将近的时候,照例要出新年联欢会的节目,每队出一个。


蛟龙一队笼罩在一片愁云惨淡之中。


杨锐坐在会议室的主位上,面沉如水:“总不能再让罗星去表演铁门槛吧?要不陆琛,你给出个单口相声?”


回想起去年联欢会的惨剧,徐宏环视了一圈队里这些没有文艺天赋的武曲星们,善意地做了个提议:“出个集体节目吧?哪怕像二队那样,出个小合唱?”


李懂就很不屑:“可是每年八一都合唱。”


“三句半怎么样?”


陆琛的这个建议听起来有些新意,于是坐在桌子另一端的佟莉闻言举手:“我可以写词。”


“成,那就陆琛、佟莉……”在会议室内环视了一圈,杨锐一拍大腿,“再加个庄羽,来队里第一年,上台表演个节目,跟大家认识认识。”


陆琛眼珠滴溜溜地一转:“要不队长,您也上?”


“李懂上吧?”


“您可得上去压台,”清了清嗓子,陆琛在桌子下面给发出求救光波的李懂比了一个ojbk的手势,“很简单的,您就负责三句半的那个半,其余的,我们搞定。”


11


杨锐在被陆琛烦了三天之后终于决定牺牲自我。


冬季的海风有点喧嚣,阳光强烈却没有丝毫的暖意,光秃秃的菜地一如他悲凉的心情,“行了行了,我上就我上。你赶紧找佟莉写词儿去吧,提前三五天给我啊,我还得背词呢。”


陆琛脚跟并拢打了个立正:“队长放心!保证完成任务!”


杨锐叹了口气。


其实在绝大多数情况下,陆琛都是非常让人放心的那一个。


他虽然是个医护兵,其实也可以当机枪手用,发挥得好了还能顶半个维修班的兵力,但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他绷紧了皮正经干活儿的基础上,否则他可以向大家表演教科书般的管烦死不管埋,并且一击必杀使命必达。


作为蛟龙一队的队长,杨锐对此有清晰的认知,但总是抱有些不切实际的侥幸。


 


12


杨锐果然在演出前一周拿到了他的台词,上面还贴心地标注了每一句话所应有的语气。


陆琛:一身正气斗牛冲


佟莉:蛟龙气势破长空


庄羽:若问谁是真英雄


杨锐:(一本正经)徐宏!


陆琛:仲夏午后意正浓


佟莉:风中绿荫也葱葱


庄羽:谁去给咱买果冻


杨锐:(理所当然)徐宏!


陆琛:红旗招展鼓声隆


佟莉:方阵齐整横并纵


庄羽:谁人右边是李懂


杨锐:(面无表情)徐宏!


陆琛:再来夸夸咱蛟龙


佟莉:爷们儿个个都不怂


庄羽:顶着炮火玩儿冲锋


杨锐:(突然嘶吼)徐宏!!!!!


可是除了想打死陆琛以外,杨锐并没有其余别的情绪,更别提感动了。


 


13


演出前大约三分钟的时候,杨锐火急火燎地找到了徐宏。


“一会儿文艺演出结束以后,有个去年先进连队的表彰仪式。这上台领奖得穿常服,我这不是和他们表演咱队那个三句半呢,穿着迷彩就来了……”


徐宏依旧一副“Easy easy I will handle it”的表情:“明白了,我这就回去换。”


从礼堂到宿舍要横穿整个训练场,来回时间再加上换衣服,怎么着也得十五分钟,就几句词儿的三句半,等他回来的时候早就说完了。


暗中松了一口气,杨锐简直想为自己的机智鼓鼓掌。


 


14


然而生活就是要把你操的生不如死。


礼堂的话筒坏了,维修班小战士在陆琛和庄羽的帮助下,修了整整十五分钟。


 


15


这个故事的结局是他们刚刚在舞台上站定,徐宏就换好衣服回来了。


于是整个礼堂在杨锐念出第一个“徐宏”时听到了一声气壮山河的“到”。


尾音干净,余音绕梁。


 


16


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结局是徐宏把陆琛私藏的电饭煲上交了。


 


17


陆琛有一个粉红色的电饭煲。


更为准确的说法是,陆琛曾经捡到过一个坏掉的粉红色电饭煲,拿回来捣鼓了几天修好了,就成了蛟龙一队寝室的公共财产。


从这个意义上,徐宏的行为类似杀敌一千自损八百。


因为失去了电饭煲而没有热牛奶喝的罗星对此耿耿于怀:“队长去年就收了小懂一个电饭煲。”


“没准呢,”将双手垫在脑后,陆琛一边检查着自己的检讨有没有错别字,一边满嘴跑动车,“说不定是队长想要个电饭煲,所以从小懂那里收一个,再从我这里收一个,两个电饭煲就能再他宿舍生小电饭煲了,这样他就有自己的电饭煲了……”


 


18


这一年的春天,蛟龙二队的狙击手退役了。


作为他惺惺相惜的好战友,罗星带着李懂去送站,回来销假的时候顺便带回来点儿八卦,说是狙击大队新选送过来三名狙击手,其中包括那位以跩出名的顾顺。


陆琛坐在庄羽的床上,伸手接石头递过来的苹果:“所以怎么说?”


“下个月一号,技术比武的时候决定。”耸了耸肩,罗星把新修订的《先进枪械使用指南》同手电筒一并扔到了床上,“我上床了,陆琛你一会儿吃完关灯。”


“得嘞。”含含糊糊地答应了一声,陆琛把削掉皮的苹果切成两半,一边自己留下,一边递给盘腿坐在床边打游戏的庄羽,“——别打了,你破不了我记录的。”


庄羽白了他一眼。


对铺的李懂依然很不屑——虽然他一再强调自己并没有很不屑,只不过是他没有表情的样子看起来会让人有很不屑的错觉,“庄羽你还在打那个游戏啊?”


再一次Game Over的庄羽气呼呼:“我就是看着自己在陆琛的后一名很不爽!之前推荐游戏给他,还一副很不感兴趣的样子,谁知道私底下把分数打那么高!就比榜首的星哥低一分!”


陆琛嚼着苹果一脸无辜:“我是不感兴趣啊,顺手打的。”


 


19


这个故事的结局是陆琛拿着庄羽的手机破了自己的记录。


 


20


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结局是,沉迷看书的罗星一觉醒来,发现游戏积分榜首变成了庄羽。


于是罗星很不忿,他自认是永远占领制高点的男人。


这份不忿被他带到了技术比武的赛场上,以至于尽管顾顺表现出了一枪解决两个目标的惊艳操作,还是以微弱的差距被罗星摁在了第二名。


训练结束之后,熙熙攘攘的士官食堂,蛟龙一队的光荣传统是一边吃饭一边扯八卦,“嘿,你们知道吗,二队那帮兄弟给人顾顺起了个诨号,一箭双雕,顾双雕。”


石头的话音刚落,顾·双雕·顺同志就嚼着口香糖,端着一盘子米饭从旁边路过,寻找位置的目光正好对上最靠外的陆琛。


于是医疗兵笑眯眯:“哟!二鸟!”


 


21


毕竟一箭双雕的同义词是一石二鸟。




【TBC】


本篇梗部分源自 @木头上的猪 


感谢自家星哥 @-槐夏- ,自家庄儿 @声声不慢。 ,以及自家莉姐在群聊中开的脑洞和小窗对的日常

不管那条营销号是真是假,想说有些东西让它停留在最美好的那个样子就好,虽然有遗憾,但是有遗憾才会让人念念不忘。画蛇添足往往会弄巧成拙,适得其反。 ​​​

关于陆琛与杨锐

电影和未播片段看下来,无论主线还是小细节,都表现出队长对陆琛肯定是很信任的。

商船部分,正副队分别带小分队在驾驶舱和发电机,而陆琛作为唯一一个蛟一队员,主导另一分队处理食堂目标。不难推测陆琛在蛟龙里可以算是正副队后的三把手。

蛟龙日常片段里,陆琛最先发现队长并提醒大家。听到队长训石头徐宏,他虽然立马收了表情但还是带点笑意的,给我的感觉是,他和徐宏一样,懂队长不是真在训他俩,算是相互熟悉相互信任的人之间的一点默契吧。队长走时手套也是丢给了陆琛。

到达工厂天台,陆琛走在队长前面,并喊了一句“安全”。射钉枪(不知道是不是叫这个)两两一组配合,也是陆琛和队长一组。

“陆琛,检查他!”

如果这不是陆琛在小队里的职责,那大概可以理解成,队长是潜意识里把这项任何一个队员都能完成的工作交给了他。队长陆琛佟莉,三个人去工厂车间救武警,也是个牢靠的铁三角。

沙漠遭伏击部分。“陆琛,把敌人的阵地给我定位出来!”和救人修车这个是陆琛的职责,没什么多提的。但如果救人那段没删应该有更多的可以细品。

“最后,你、我还有陆琛,负责在广场范围内附近......然后我们三个人进入人质营,带着全部的人质从这里撤出。”

不考虑蛟龙个人职责属性,光论单兵,徐宏陆琛,大概是队长心里在能力和情感上最信得过的人选。(第三个肯定挑佟莉)

陆琛有能力有经验,除作战外,承担的不仅仅是医疗这一项工作,他很强大。84年出生的他只比队长小一岁,照这样看至少也是中尉了,估计两人认识的时间也比其他人久一些。

相似的年龄,性格确实是不同的。

杨锐本身就是个严肃的人,加之他是队长,军队级别严格。高云也说过,他总把队员的包袱往自己身上背,心里有事,整个人的气场肯定也沉重起来了。反观陆琛,闲暇时能偷糖,能和战友打趣,跟女朋友打电话时也透漏出一些“皮”的本质,但是,在需要他时又是那么恪尽职守,不负所托,这点和队长一样,他担得起重担。

陆琛,靠谱。

【科普文】【考据党】武器总结

码住!

拾月初柒:

#看见有些人不知道,这里写一下
#只写了我认识的,欢迎补充

【撤侨行动中,蛟一蛟二蛟三配备的装备是完全相同的,包括R93,没有是否珍贵一说,所有的枪弹都是国际通用,方便随时补充,电影开头有提到】

罗星:QBU-88,5.8子弹,白光瞄准镜

杨锐:【早期撤侨】SCAR-L(MK16),5.56子弹,全息瞄准镜,外挂EGLM榴弹发射器,快速扩容弹夹,消音器,震爆弹(用的第一个手雷)
【救邓梅】HK416(疑似),5.56子弹,扩容弹夹,消音器
【抢黄饼】MP5,9毫米子弹,扩容弹夹

徐宏:【早期撤侨】CZ-805BREN,5.56子弹,M4瞄准镜,CZ-805G1榴弹发射器,垂直握把,快速扩容弹夹,消音器
【救邓梅】HK416(疑似),5.56子弹,两个绑在一起的扩容弹夹,消音器,MP5(T72坦克里的),9毫米子弹,扩容弹夹

张天德:M249SAW,5.56子弹,机械瞄准镜(就是枪自带三点一线)
【救邓梅】MP5,9毫米子弹,扩容弹夹

佟莉:M249轻机枪,5.56子弹,机械瞄准镜
【抢黄饼】MP5,9毫米子弹,扩容弹夹

陆琛:【早期撤侨】SCAR-H(MK17),7.62子弹,全息瞄准镜,垂直握把,快速扩容弹夹,消音器
【救邓梅】AUG,5.56子弹,扩容弹夹

庄羽:SCAR-H(MK17),7.62子弹,全息瞄准镜,垂直握把,快速扩容弹夹,消音器

李懂:【全程(我觉得你们就是在欺负我懂)】SG553,5.56子弹,全息瞄准镜,快速扩容弹夹,消音器,白光瞄准镜

顾顺:Blaser-R93,7.62子弹或.300温彻斯特,白光瞄准镜,枪口补偿器
【抢黄饼】HK33SG1,5.56子弹,扩容弹夹,白光瞄准镜,枪口补偿器

全员:烟雾弹,手雷,“阿达马斯”求生刀375SN,SUUNTO远征阿尔法户外心率表

疑似全员:GLOCK17半自动手枪(9毫米子弹,消音器)(杨锐,顾顺,张天德,徐宏),Rasger激光测距望远镜R2000BE(李懂,陆琛),博冠“沙漠之狐”带测距观靶镜(李懂,杨锐)(佟莉,顾顺用的望远镜不认识)

中国武警:QBZ-95

政府军:M16A1,M16A2,M16A4(扎卡身边的人),MP5

扎卡军:AKM,M16A1,M16A2,M16A4,M4卡宾枪(Sayyid周围的人用),AUG,破片手榴弹

敌方狙击手:SVD,7.62子弹

最后,打进身体里的是弹头,铅制包铜的,留枪里的是弹壳,纯铜的。

困扰大家两个月的一个点
这张照片里一共十三个人(佟莉石头被抠走了)
估计是在湛江拍的 我赌一毛钱合影里也有陆琛
我真的要瞎了

震惊!蛟一主狙罗星床照流出!
75%的蛟一队员认为是顾顺所为!

蛟龙日常里
佟莉的眼神一直在追随杨锐去指挥室的背影
是很关心 焦虑的 怕有什么事发生
“佟莉 压着他们打”“佟莉 侧翼突击”“佟莉 掩护我”
“记住 是让佟莉和邓梅互换服装”“佟莉 收到回话”
队长很看重 信任佟莉
徐宏是他的左膀 佟莉便是右臂
佟莉对队长也是绝对的信任
他们之间一定是一种很认真的关系

“ 学长, 听说 你要去当兵了?” ​​​

手残
原图微博@扉圮